您的位置: 首页 >  酸辣汤的家常做法 >  正文内容

两性的战争搜狐历史搜狐网养生咨询网—

来源:爱神餐馆2菜谱    时间:2021-09-10




  法律世界的两性战争,理论层面上涉及法律形式与法律实质之间不调和的冲突。法治法律平等,是主义者认为,“法律平等”中的法律起源的天起就有了的偏见,因她们反对“视为当然合理”的“法律”本身。她们超越了形式上的法律平等,而强调法律实质上的平等。从这个意义上讲,主义者对法律的批判是对现存法律制度根基性的破坏与重建。之间虽然存在着以兼容的特性,同样也存在着不可共存的差异。庸俗地讲,来自不同的星球,既然如,法律中的两性战争会一直存在于的历史中。如果要设立乌托邦的世界来解决两性的法律冲突的话,么只有改变人类本身,让人类没有两性的差异,的境界乃是“雌雄同体”。

  社会中的人们是分层的,不同利益群体有不同的法律诉求。贵族与平民、教士与市民、少民族与主体民族、黑人与白人、同性恋与异性恋、边缘人群与主流人群、男人与,永远存在着法律权利的争斗。其中,男人与女法律冲突,在法律世界中的战争尤为激烈,因为男人与是人类的基本分类,而且按照通常的比例,一个社会中的男人和女人人趋向于等。

  自被定义的那天起,法律就具备了“男人”的性格。公共权力掌握在男人手里,妇女的普选权到20世纪20年代才得以确立;法官基本上都是男性,1970年,几乎没有女学生学法律,女性法律教授则更少;妇女以独立的法律主体签订契约和诉讼则开始于19世纪中期;妇女进入经济、具有就业的权利始于20世纪60年代。即是法学院的主流文化,也是男人们在消遣“女人、喝酒和”。法律毕竟是一种“人造物”,公共权力的归属决定了法律的性别特征。法律的肯定性、明确性和合理性,都是男性赋予给法律的特征;法律是对权利的确立和保障,不过是男人“好斗”天性的法律表象。因此,女性教授们称“法律的结构决定了它根本就是一种男权主义的制度”,其中极端代表麦金农说:法律“不仅仅反映了一个男性统治女性的社会,并且它以一种男性化的方式运行着”。激进的一般性结论是:法律是一种性别歧视的工具,是男人对女人的政治压迫。

  法律的男性特征,同样被思想们支持和强化着。亚里士多德把女人体描绘为“畸形”,康德把女人形容为“因情感和非理性而缺乏道德行为的人”,尼采则把女人与男人手中的“鞭子”联系了起来。法学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布莱克斯通在《英国法释义》中说,“和妻子在法律上是一个人。在婚姻期间,女人的人格或存在是悬而未决的,或者至少,应并入或联合至她那里。她在她丈夫的庇护、保护和照顾下做任何事。”“理性之人”的标准,是英美法律传统的中心词,霍姆斯在其《普通法》中确立了“理性之人”的客观标准,这个标准是社区中的普通人,在智力上他弱智,还是主观上她多愁善感。波斯纳在1972年的“过失理论”的论文中称,过失的标准是“理性之人”,而这个人是一个虚构的,且具有经济上功利计算的“理性主义者”。弗莱明说,理性之人的判断,要依赖于“判断、知识、经验、技巧、身体心理和感情特征、年龄和神智”,“性别”标准并未含在。警察将一个醉鬼从火车推下,推搡中醉鬼拉扯了身旁的女原告,原告受到惊吓以至于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后来患上癔症、麻痹症和不安症。女子状告铁路公司,但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法官认为“按照商业行为和日常生活的一般标准,原告所受到的惊吓不足以得到赔偿”,原告受伤是因为她过于敏感,而非铁路公司的过失。因而,女性主义者在攻击“理性之人”的标准的时候,经常提出这样的疑问:理性之人为一个理性的“女人”?她们在攻击法律男性特征的时候,揶揄说:所谓理性之人,不过是“在家里随意地翻阅着休闲杂志,傍晚戴上袖套在花园里除草”的“男人”。

  一直到20世纪,在公法领域,法律仍然排斥着女人;在私法领域,妇女只能够通过她的丈夫与外界发生法律关系,男性始终支配着女人。到20世纪80年代,美国最高法院都或不认可“女人”成为法律上一个特殊的主体,并不像种族、宗教和民族那样受到法律的特殊保护。到1992年,只有第9和第3巡回法院确立了“理性之女人”的标准。如果回顾历史,那么可以说,女性学者对男性法律的批评源于1982年吉丽甘(Carol Gilligan)出版的一本心理学的著作《不同的声音:心理学理论和妇女的发展》(In a different voice: psychological theory and woman’sdevelopment)。在这本书中,作者解释了男人和女人不同的道德发展模式。她反对“女人道德不成熟”的观点,提出了女人不同于男人道德的发展模式。她说:男性“心理学家永远不理解女人。他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女人如何感受?女人在想什么?以及女人思想的逻辑是什么?”由此,作者区分了男/女的道德对立模式:抽象规则与演绎/特定场景,等级制/平等性,正义伦理/关怀和责任伦理,个人权利/人际关系,并得出了“女性伦理高于男性伦理”的结论。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法学由此拉开序幕。就一般理论而言,女性学者穷尽了男/女的两元差异性:理性/非理性,主观/客观,主动/被动,思想/感觉,理智/情感,文明/自然,坚强/脆弱,抽象/具体,原则/个性,家庭/,家务/国家,公共/私人,捍卫/保护,支配/顺从,一致/多样,相同/不同,权利和财产/关心与责任,利润和自利/和安全,等等。

  在法律理论方面,女性法律教授比较了男女在法律上的差异及相应的对策。男人占领了商法和税法之类的硬法领域,而女人只局限于家庭、社会保障和人权法之类的软法领域。在财经方面,女人重于安全而非利润,反险能力强,在人身损害方面,女性驾驶时安全带的率高于男性(60%∶50%)。因此,侵权法和保险法应该做出修改:女性应该适用过失责任,而男性应该适用严格责任;保险公司应该减少女性应该缴纳的事故保险费。穷困生病的母亲无钱买药,在决定是否偷药的时候,男孩会汉德公式和波斯纳的逻辑:比较偷窃的成本、收益和被抓获的几率;女孩则多从人际关系的依赖、妥协和交往方面去考量。法官在判案的时候,男性法官“纯粹逻辑、合理性、诚实和真实性、客观标准、抽象和非个性化”模式,而女性法官则遵循“场景、感觉和情感、理智之人的意愿、主观标准、个人特征”模式。

  对于女性主义的法武汉中际医院好吗 你需要了解律狂飙运动,男性法学家们要么保持沉默,要么予以修辞上的诘问。对“男人利己、女人利人”的观点,男性法学家说并不如此,因为女人的利他主义只存在于朋友和家庭成员之间。在陌生人场合,男人比女人更乐于助人,因为男人更有英雄气概,并具有“骑士精神”。在抢救窒息的女学生场景下,74%的男人提供了帮助,而女人只占63%;在帮助他人更换汽车爆胎场景,男人更有自信。男人很少扣减女仆的工资,而女主人则经常如此。对于“理性之人为男人”的观点,男性法学家们称,普通法的“理性之人”其实包含了女人的感觉和经验。在女人出场的情形,“普通女人的标准”同样适用。有趣的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伴女性主义法学,美国法学又产生了“男性主义”(masculinities)法学。这种理论称,男人也并非女性主义者想象的那样都是法律上的强者和压迫者,因为男人之间也是分层的,同样有男人被压迫、被支配和被排斥的情形。而且,男性“特权”的社会认同也使得男人付出了代价:男人被给予更高的期望,他要承担起家庭中坚的重担,他要成为战争的牺牲品,他更是暴力犯罪的对象。一个男人被赋予的神圣使命是“让女人怀孕、保护所依赖之人远离危险和为亲戚和朋友提供给养”。

  男人统率法律世界已经经历了几千年,而女人对男人主宰法律的批评才30多年。不过,女性主义者带来的实际影响则是显著的,在宪法方面,争取选举资格等公民权和寻求法律平等,反对就业中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进入公共的法律领域充当法官、法律教授和律师,获得独立的法律人格和诉讼资格,女性们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在法方面,反对家庭暴力和虐待、强化“熟人强奸”的观念,女性们也颇有成效。在私法领域,女性学者们主张以“理性之女人取性之人”标准,以“相互依赖、责任和关心”取代“个人权利”的理念,加律对易受伤女人的特殊保护,主张把女性权利的主张由公法扩展到私法,比如侵权法,以使女性得到更大的补偿。

  性别之间的歧视、侵犯和骚扰,自古代就存在,各种不同法律对不同的涉性案件都有一套救济的手段。不过,把“性骚扰”当作一个严肃和独立的法律问题提出来,要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的女性主义者们。与黑人运动和青年运动相呼应,她们发起了一场“性革命”,呼吁女人与男人平等的社会地位和法律地位,鼓励和支持妇女走出家庭,取得经济上的独立地位以保障妇女的社会地位。在意识形态上,她们一反维多利亚妇女社会角色的定位,提倡女性自治和性自由的观念。在这群女性主义者之间,典型的代表是麦金农女士,她于1979年发表了《妇女性骚扰:性别歧视》一文,提出了“性骚扰”的概念。

  在那个时候,女性主义者避开了侵权法领域,将性骚扰纳入到公民权的法律领域,试图通过公法的途径为遭受性骚扰的妇女提供法律上的救济。在20世纪80—90年代的20年时间里,她们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最,她们将性骚扰的法律保护依据追溯到了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民权条例》第七条。《民权条例》第七条规定:禁止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性别或民族的雇佣上的不平等和歧视。在全国性的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反歧视组织方面,1972年前后,有了“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接受受害人的权利诉求。该委员会规定了两类基本的性骚扰形式:其一,“性雇佣条件”和“性恩惠”之类带有性交换的骚扰;其二,“胁迫”、“敌意”和“攻击性”工作环境的骚扰。在性骚扰的成文法方面,1991年,国会通过议案,对性骚扰者可以判定赔偿和惩罚性赔偿,并规定了5万到30万的最高限额,并规定了性别歧视案件中陪审团的权利。与立法的发展同步进行的是大量性骚扰案件的提起和诉讼。因为性骚扰案件涉及法律平等的诉因,所依据的法律是国会通过的民权成文法,因此性骚扰的诉讼通常由联邦法院审理,被告通常是性骚扰发生场所的公司、工场和雇主。

  各地联邦地区法院和巡回法院的法官们,对性骚扰的案件态度不一,受害人得到的法律结果也就各不相同。以一则2002年的案件为例,原告原为一夜店服务员,在其顾客A的帮助下成为了A所在公司的雇员。原告在A 手下工作,二周后,A约原告工作后面谈。面谈时,A向原告的婚姻状况和他与其工作女伙伴之间的风流事,并提出要与原告发生性关系。原告拒绝了A 的要求,此后A开始设置“敌意”的工作环境:A为她安排疑难复杂的工作;让她在他的电脑前工作,而他电脑的保护屏为一张几乎的女体照片;利用她递电话给A 的时候,A故意碰她的手;有两次,A向原告展示男性生殖器状的抚慰器;原告想申请升迁时,A让原告画一张型似男性生殖器的播种机。在一次慈善会议上,A将原告带过去却拒绝带她回来;A让她起草一份文件,文件上有“有权生存”和“妓女合法化”的字眼。原告辞职并以性骚扰状告被告公司。此案件同时包含了性关系雇佣条件和敌意工作环境两类性骚扰,陪审团和联邦地区法院支持了原告,被告上诉至第8巡回法院。第8巡回法院却驳回了下级法院的判决,认为性骚扰不成立,因为A的行为未达到“苛刻”(severe)和“弥漫”(pervasive)的程度。此案一直为后来同辖区的法院所援用,同时也遭到了女性主义者的激烈批评。在女性主义者看来,如此判决的法官仍然保持了男性的视角,忽视了女性的经验,对女性存在着性别的歧视。在她们看来,同样一件事件,女人的感受与男人的感受是不同的。通常男人认为无害的和无辜的语言和行为,甚至是吹捧的行为,对许多女人来说却是攻击性的。极端的例子是,一个男子向一个女子提出性行为的要求,不喜欢该男子的该女子会感受到苦恼和羞辱,或者烦扰、压抑和烦躁;但是,一个妓女在大街上引诱一个男子与之发生性关系,该男子则一般不会提起性骚扰的诉讼,他不会把马路求欢行为当作一种侮辱。

  性骚扰在立法和司法层面得到了体现,也引起了社会大众对性骚扰现象的重视。但是,女性主义者并不满意。她们认为通过民权法体系来救济性骚扰的女性受害者是不充分的,她们要将反性骚扰的法律运动扩展到侵权法领域,或者说,发起私法体系反对性骚扰。其中的理由有:其一,依照民权法,被告只能够是原告所在的公司和组织,直接加害人比如主管经理和同伴工人不能够成为被告,而侵权法则无此限制;其二,民权法的目的是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对应于工业领癫痫小发作有哪些症状 ?域的群体的敌意和歧视,而性骚扰的受害人却是受到身心伤害的个人。其三,民权法的救济只止于恢复工作、升迁和弥补损失,而侵权法则可以启动民权法未涵盖的损害赔偿程序甚至是惩罚性的赔偿。其四,民权法下的性骚扰仅局限于劳动领域的公法上的性歧视,而社会意义上的广泛的性骚扰现象并未包含在内。比如:性恭维的压力、故意的身体接触和过分关心、性暗示的信件电话或物品、压力、性暗示的眼光和姿势,以及性戏弄、性玩笑和性语言。

  启动私法的侵权法救济性骚扰,女性主义法学家们也提出了可行性的方案。她们认为,性骚扰一直是穿梭于侵权法和公民权法,现有的侵权法体系完全可以应对多样的性骚扰行为。发生身体接触的性骚扰,“殴打”的侵权诉讼形式可以提供救济;没有身体接触的性骚扰,“威胁”之诉可以提供救济;在纯粹精神困扰的性骚扰场合,侵权法中的“精神损害”之诉可以提供广泛而深入的救济;在毁损女子名誉的性骚扰场合,侵权法中的“语言诽谤”可以提供私法的帮助;在公开私人秘密的性骚扰情形下,侵权法中的“隐私权”诉讼可以解决问题。

  少数学者还有进一步的发挥,有的学者要恢复普通法中存在而后被女性主义者否定的“故意性侵权”之“伤心”诉讼,比如毁损婚约、婚前性引诱和欺骗性的性行为。一个有趣的案件是,一位40岁的女子想要一个孩子,她认识了被告。被告告诉她他已经有2个孩子,而且还可以有更多的孩子。女子嫁给了被告。但是,婚后该女子被告已经做了节育手术,不可能再生育孩子。该女子状告被告,认为被告欺骗了她,不过,法院并没有支持原告。还有学者则要把同性恋性骚扰也纳入性骚扰的范围之中。原告自称是一个“女子气”的男子,在工作中经常受到同伴工人的奚落、歧视和侮辱,他以《民权法》第七条状告公司,诉由是性别歧视和宗教歧视。初审法院不支持原告,法院认为,首先,此案不涉及宗教歧视问题,其次,在性别歧视方面,法院认为本案不是“性别”歧视,而是“性倾向”歧视。原告上诉到巡回法院,巡回法院支持了原告,认定“性倾向歧视”也可以以“性别歧视”的方式得到法律的救济。

  一场世界范围的反性骚扰的法律运动,从美国法的角度看,通过公法之民权法给予受害人救济,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而通过私法救济更深入更广泛地保护受害人,只是存在于女性主义学者的学术研究和社会呼吁之中。同样,法律中的女人问题,依然存在于性骚扰法律之中。一个男子向一个女子提出性要求,在民权法中是一种性骚扰吗?在侵权法中是一种故意的人身伤害吗?当年,琼斯诉克林顿总统性骚扰案,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在那个案件中,双方最后达成了和解。琼斯得到了足够的美金,总统也抽出了更多的时间来应付“莱温斯基案”。

  商务印书馆学术中心下设哲社、文史、政法和经管编辑室及威项目组,承担文史哲及社会学领域学术著作的编辑出版工作。出版物包括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中华当代学术辑要》、“大师文集”等为代表的多种学术译介和学术原创著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ys.pgfsw.com  爱神餐馆2菜谱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